Fandom

革努牛上一朵花

東線有戰事/一

< 東線有戰事

100個維基
頁面
增加新頁面
討論0 分享

模板:樣板:純屬虛構

新出土史料編輯

2006年季夏,在大陸陝西省西安郊外,秦皇陵的考古隊在四號坑的附近挖掘出了一名叫做白政的官員墓,從中發現珍貴的竹簡史料,其中居然有著其人的記事與回憶錄,服役、從政、日常生活皆有記載,使得時人可以微觀的觀點一窺當時人民的生活百態,是嶄新的考古發現。

初戰編輯

朝行軍編輯

秦王政二年季春,一日出,霧未散,一支秦軍已經踏上了征途。

這支部隊就像兵馬俑一號坑所出土,有著車兵、步兵、弩兵的配置,行軍深入了趙國境內,由於大將頒布的軍令要求全軍靜默,以求突擊效果,所以眾軍仕戰戰兢兢禁聲不語,但又滿心期待的那一刻來臨。

一片寧靜中,從遠而近傳來了單騎馬蹄聲,最前頭的連弩一隊的百夫長遂擺出手勢,示意眾人戒備。

原來是秦軍自己的偵搜騎兵,只見該兵士背上已中箭,口中鮮血直流,在見到自己部隊後,終於體力不支翻落地上。百夫長遂離部疾行至偵搜兵落馬處,欲貼耳探口報。

百夫長:「汝有要緊無?」

偵搜兵:「報....報!趙軍.....抵一里外,進....軍也」說完偵搜兵兩眼一翻,就往生而去了。

佈陣編輯

百夫長得到這個軍報後,當機立斷,由於趙軍也在進軍,秦軍已失了突擊的先機,於是馬上打破了靜默大呼:「韓軍抵一里外,進軍也」此報遂由前而後層層覆誦傳到位於中軍的指揮車裡。

又是一陣靜默,眾人只待上級的裁示。

由於遇到的是趙軍,趙軍雖在長平之戰損失慘重,但畢竟是最早提倡胡服騎射的國家,加上又處於霧中敵情未明,其騎兵不可輕忽。

中軍指揮官下了決心:「佈陣,守後攻!」

一聲裂萬寂,唰唰唰全軍一時都震動了起來,快速從行軍時的一條長蛇陣展開成左、中、右三軍的大橫陣迎敵,傳令、吆喝聲、甲片摩擦聲此起彼落。

「長矛隊,止!」

「連弩隊,向前行!」(行,普通的移動,等於今日口語的「走」)

走起來!走起來!」(上古的「走」為疾行,快速的移動是也,等於現在的「跑」)

「緊!緊!緊!」


剛入伍就參與這次征趙大戰的白政此刻手拿著弩,在百夫長的聲威之下,正發抖著跟著部隊跑步移動到指定的位置。


跑位到定點以後,又不得閒,各級軍士官繼續吆喝著,動作作錯可就要倒大霉了。

「檢查弩與矢支!」

白政拉拉弩弦,確定彈性,又試扣板機,反應正常。又伸手往後憑觸覺清點箭矢。

「每一人,左線預備!」不多久位於中間的百夫長長呼道。

「右線預備!」語畢,所有人彎著腰腳踩著弦,用力一蹬,把弦撐張開來卡到機件上,有的人慌慌張張,弦沒有勾好還被彈到哩。

「第一排屈身!」語畢第一排成半跪姿。

等待編輯

此時霧中已可看到數十騎馬蹄隱隱約約殺進,同時趙騎還像西部片裏面的紅蕃一樣,鬼叫亂叫,最前面的一堆菜兵這時只感覺到腎上腺素分泌起來,心跳加促,人生第一次遇到這樣的陣仗,說不怕是騙人了....

「第一排上矢!」口令完畢,眾人很整齊的作了動作,但掩蓋不了那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。

「射擊預備」!


趙騎衝出了白霧,本來集中在一起的衝刺,見秦軍陣勢之嚴陣以待,迅速打散成兩、三騎為一組,與秦軍保持距離在外圈遊走,見機零星射箭,除了幾個倒楣鬼以外,秦軍不為所動,屹立不搖,沒有下達射擊指令,除了少數領旨的特種射擊隊箭無虛發以外,秦軍紀律嚴明,預備就是預備,沒有人不聽令自行開射,說到趙騎這一邊,既無達到震攝的目的、也沒有誘使秦軍前陣浪費箭矢,自身反而損失不小,只得無功而返。對於秦軍而言,這種開戰以後必須在上級號令下不得恣意反擊,必須等待的情況,相當的苦悶,對於白政來說,只有那些厲害的「學長」能夠自由射擊,自己卻得一直「戰鬥蹲姿」,只覺弩支越來越沈重,手發抖的好厲害,小腿跟大腿好像黏起來永遠分不開,實在有夠難過的,希望這漫長的等待可以快快結束。

白兵戰編輯

「部隊起立!」

「下矢!」(避免誤擊發)

「行!」趙騎撤退以後,秦軍馬上開始進軍,想到不用再忍耐龜縮了,大家鬆了一口氣,剛才不幸掛彩的人,也要求同袍硬是幫忙攙扶向前,畢竟沒有功績,回老家就很難看了,說什麼也是要取得一些首功才行。


霧漸漸消散,清晰可見的是,對方也在逼近,遠遠的相聚二百公尺左右,依稀可見米粒般大小的人也拿著弩。

「止,上矢!」百夫長又再度下令。眾人停止前行,重新裝上箭矢。

「射擊預備!」語畢,第一排又就戰鬥蹲姿。

「試瞄!」

此時對面也就射擊姿勢,而且馬上就進行射擊。只不過趙軍遠遠在秦弩的射程外射擊,自身的弩性能不好,一兩次排射以後,不過是浪費了箭支。

雖然如此,白政出上戰場,還是份外擔心,不由得竊問後面的學長:

「先輩,伊等射著我等茲,可能無?」

對曰:「政也,免驚。伊等之弩支無好爾,射亦射未著汝。」

趙軍只敢在原地射擊遲遲不敢往前邁進,終於對面在一陣咆哮聲(不往前衝就地正法之類的)之後,部隊開始往前推。

秦軍白政所屬弩隊的百夫長,仔細研判情勢,耐心的等待時機,遲遲不發令。

這最是痛苦難耐的時候了,就只為等那一聲令下。

百夫長等趙弩隊相當深入了自軍有效殺傷射程,對方停下,正要就射擊動作時,

射!」百夫長口中爆出一個很短結有力的收音,眾矢齊發。

伴隨著小鼓緩慢不失節奏的擊打指示下,秦弩隊一排一排連著輪流進行排射。不一會而,趙弩隊馬上崩潰,倖存者紛紛往後逃竄,但倒楣的是後面就有一堆運用精神戰力大喊殺聲衝鋒過來的長矛隊,只變成自己人的矛下亡魂,然而趙軍的矛隊在箭雨招呼下,不多久也崩潰了。

此時,秦軍帥營見機不可失,下了新的指令,部隊聽到中軍傳來的快節奏急促大鼓聲,又開始進行新的運動。

弩隊百夫長們紛紛帶領部隊左右撤開,讓後面的長矛隊往前推進,只見那高聳「矛林」由垂直地面漸漸舉平,同時人的腳步越來越快,直到最前排舉平時,開始衝刺!

「殺阿!」

首功編輯

終於趙軍完全潰敗,四散而逃,秦軍在總帥許可下,眾人紛紛拋盔棄甲,四處追殺敗軍。

整個戰場上,追的追逃的逃,秦軍放手給所有部隊自行解散去賺他們的「分數」,秦帥安穩的啃著帶來的肉乾,此外秦軍也派出了少數幾位監察人員,監視取功行為有無不法。

過了一個時辰,戰事算告一段落了。但白政等新兵戰士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呆呆的亂跑亂竄,每當剛好要拿到時,就被他人撿走。要不然就是看著躺在地上的屍體,拔出短刀來,卻一直顫抖下不了手。

「喂,汝是欲持?無欲持?無欲,予我!」白政就應生生的被一個老兵推開。

「我有兩粒啦!」一個老兵很興奮的舉著兩顆人頭走過來!

「算什?我賺著五粒」

「喂,張也,好勢無?」

「我之是將官爾,一粒勝你三粒啦!」又一老兵靠過來

「汝焉知也?我合伊拼命時,伊每幾劍,險險欲殺著我。」這兵比手畫腳他的搏鬥經過。

「我就安爾閃過.所以...」

「哭,臭誕喔!稍等爾,比賽啦!」這五、六個老兵實在屁的天昏地暗。

白政等人實在聽不下去了,只覺得實在被這些學長閃的很痛苦(西元2005~2008年的時尚用語),只得垂頭喪氣的再去找「成績」時,被一個「學長」叫住。

「喂!新來也。」

「喂!」

「著你啦!」

「免驚啦,幾梯也?」

「我不是上官啦,免企正啦!好勢好勢啦」(上古漢語,「企」,現「站」也)

白政等人像小媳婦一樣被叫到學長們前。


新連載編輯

圖像:Arrowdown.png

「我...一九五○梯也」

「有功未?」(有取得功勞嗎?)

「無。」白政越說越小聲。

這位學長嘆氣道「唉,一梯不如一梯,足爾久,功未得,汝等甚肉腳啊。」

白政眼框有點紅,快掉淚了,以前就聽說老兵很可怕,這次應該是慘了。

「大也,甚差爾,免哭父,免哭父,我不是汝父,我來教汝等。」這個學長看不下去了,擺一個老前輩的樣子,願意帶他們磨練磨練。

其他老兵:「阿娘也!虎也變先輩爾!」(這個人叫許虎)

語畢,另一老兵故意摹仿死菜兵:「先輩,先輩,我甚麼全未曉,教我好無?」

「奸你娘哩!吵死!」許虎就給他譙回去。

「好啦,汝等逐個,順我行!」於是許虎就領了這三個新兵去找「成績」了。 模板:樣板:待續

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!


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。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,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。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,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隨機Wik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