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注意:本故事純粹虛構,內中的人物皆為杜撰,請勿當真。

第一章編輯

我是一個工程師,研究所畢業,雖然是野雞研究所,沒錯,就是那種學分修一修,不用交論文也可以混畢業的那種,好不容易上了國防役,看來科技新貴的日子指日可待了。

然而我想的太美了,我任職的這間銀寶科技簡直不把國防役當國防役看,根本當我們是廉價勞工看待,起薪看似漂亮,有4萬初,但是跟一般員工想比加薪的機會少很多,但工作量又不小,說是國防役,其實沒有在研發什麼大東西,只不過是當正職工程師跑腿的工讀生罷了,說來就很悶。

今年是我的第二年,看到同時畢業的小呆,當時聰明沒申請國防役,乖乖當大頭兵,結果一年八個月就出來了。小伯更是誇張,你可曾看過大專集訓過的那一代一直撐到現在才去當兵?進去蹲了一年四個月,在一個什麼本部連當文書的爽兵,撐了一下就出來了,我的天阿,想到這裡,越想越不平衡,我一路努力,從高中聯考、重考、大學聯考、重考、代課老師徵選、研究所考試考過來,光是補習費的投資應該前前後後也有近一百萬了吧(唉我的年紀可能被讀者你們猜到了,也老大不小了),拼到現在只換來一個雞肋的工作,看看外面,就業環境又越來越不利,念碩士應該是不會錯的阿,怎麼現在社會上碩士也要去開垃圾車、應徵清潔隊員了呢?越想越悶啦。

正在開車回北部的我,想到昨天在中部老家時,老媽說要幫我找越南新娘,拜託,就算我是個超級王老五、超重度宅男,我可好歹也是電子新貴耶。說到女朋友可真是我的痛處了。


新連載編輯

圖像:Arrowdown.png

第二章編輯

車子隨著車流從台南交流道緩緩駛上高速公路,而我的心情也如同烏黑的天空,充滿著陰霾,散不去的是我的憂愁,才下眉頭卻上心頭!「唉~」,嘆氣已成為最近的慣性,不斷的嘆氣使人心情更加鬱悶!

車子走著,突然看到路旁有休息站,「休息一下,抽根菸好了,或許心情會好一點!」我在心裡對自己這樣安慰著。車子順著分岔的道路轉了個漂亮的微彎,滑進了新營休息站中。黃昏的夕陽灑下一片耀眼的金黃,照映在一人一車上,本應該是個帥氣的偶像劇畫面,但卻因為皺成川字的眉頭與厚重的黑框眼鏡,令整個畫面變的惆悵而詭譎。

「娘~」 媽,不,是娘在我十歲開始便教育我要這樣叫她,她說連續劇上都這樣做,學學古代人,這樣才能有古人的氣息,而她自己也才能像孟母一樣,教兒成功!幸虧那年她看的連續劇沒有岳飛報國,要不我如牛奶肌膚般的背,鐵定會被刺上「精忠報國」四字。很誇張是吧!別懷疑,我媽就是這樣,她就是一個很糊塗、做事又少根筋的人,曾經有一次,因為學校要蟯蟲檢查,老師拿了個十字貼紙給大家,要大家回去隔天起床後貼一下肛門,當然,我也照做了,而且過程正確無誤,但是到了隔天要交貼紙的時候,十字貼紙的正中間黏了一隻很肥的蟲,全部同學看到後都嚇到,下課趕緊將座位搬離我十公尺之外,就連老師也都對我開始「刮目相看」,直到後來,學校才跟我說,檢查結果,那是一隻菜蟲,而菜蟲之所以會跑到貼紙裡面,是因為我媽認為如果檢查有蟯蟲的話,鄉公所會發補助之類的!

很荒繆,我知道,還有更誇張的!

小時候,有一次生日到了,因為大家都有生日蛋糕,所以我也跟媽媽說我想要一個生日蛋糕,但是我媽不知道什麼東西是「生日蛋糕」,所以就要我描述給她聽,不知道為什麼,她連買的地點或東西都沒記起來,只記得是「一坨東西上面插著紅紅的蠟燭,然後蠟燭要很多根!」,然後生日當天,我滿懷期待的回家,而家裡突然一片黑暗,黑暗裡突然亮起了光芒。 「哇!是蛋糕嗎?」我知道你們心裡這麼期待著,但是偏偏不是蛋糕,是一隻雞,一支燙過水拔過毛且插滿紅蠟燭的白斬雞,我頓時無言以對。

「娘~我回來了!娘!」,從家中傳統的三合院古厝叫了幾聲還是沒人回應,所幸先回房間放下從台南帶上來孝敬媽媽的伴手,在尋找一下那夾著沙魚夾,微胖卻又自稱小蠻腰的娘~


第三章編輯

空氣中飄散著陣陣香味,我選擇尋找香味而放棄我娘了,依尋著香氣我來到廚房門口,一轉進去廚房,映入眼簾的是我娘手裡拿著一隻大鍋鏟,在傳統由磚塊疊製而成的大鍋灶賣力揮舞著,也確實讓我看到她所自稱的小蠻腰,她的腰很有「蠻」力扭動炒著大鍋裡的菜,額頭不斷冒出晶瑩的汗珠,這副景象你可能會認為我會說「認真的女人最美麗」,但是我選擇說這是「力與美的極致」。一樣很爛….

在我心中一直不斷murmur的時候,我娘撇過頭來瞧了我一眼,「兒子阿~你回來喔,再一下就可以吃飯了啦。」我娘的手藝可不是蓋的,不管吃了多少年還是吃不膩,今個兒晚上我可以好好大塊朵頤一頓,我身體裡的胃將會獲得大大的滿足。等開飯時間一到,我往飯桌飛奔而去,看了飯桌一眼,內心閃過一個念頭,今天除了我回到老家之外,難道還有其它的客人?我此時正對著飯桌發愣。「傻孩子,趕緊趁熱吃飯阿,涼了就不好吃囉」我娘的邊催促著我吃飯,手中的筷子也沒閒著,讓我的碗達到最大飽和狀態,可能只要有個風吹草動,碗內的肉、菜堆可能會崩塌成一道菜、肉流。「娘,今天晚上家裡有客人喔?」我嘴巴動著,手裡也沒閒著拿著筷子護住我碗裡的菜、肉,小心不讓它釀成災害。「客人?什麼客人?」「沒有客人的話……阿娘偎,這一桌會都是要給我吃的,不會吧~」麻油炒雞懶佛、花生燉豬腳、十全大補湯、人蔘雞湯、羊肉爐、佛跳牆、薑母鴨,這是在辦桌嗎?「趕緊把這些吃一吃,身體勇健討個好老婆。」我娘又在催促再次發愣的我。

我身體又不差,有必要這麼誇張嗎?再說就算我努力把這些東西喀完,把精力補充完畢,那我今晚要如何度過?媽呀~無處宣洩。不過在我媽媽脅迫之下,雞南佛滿勉強全部解決掉,因為「吃哪補哪」,我娘很信這一套。我的胃這時候會想說「知足常樂」才是對的。

這天晚上,不曉得做了多少次伏地挺身。

第四章編輯

而正當我雙筷夾起一個漂亮且對稱的雞腩佛大力咬下之際,聽到的,不是噗滋一聲汁液爆出之聲響,反而是一陣低沉又滄桑的嬌嗔,往後一看,差點被雞腩佛給噎死!

「我操!這是……誰?」

濃重的眼影如同月彎般橫跨於眼皮之上,稀疏的睫毛被強迫以不自然的方式擺出俏麗的模樣,水汪汪的眼睛卻被條條足以夾死蒼蠅的魚尾紋給拖累,下眼袋則如同小叮噹的百寶袋,呈現半圓形浮掛於眼睛下方!

微捲的頭髮似乎被不自然的怪力所扭傷,呈現往左前方集中的狀態,彷彿隨時可以起飛,而劉海更是被不知名品牌的髮膠給強力塑型,傳統的半屏山就近在眼前。

優雅的粉紅輕輕點綴會讓人心曠神怡且賞心悅目,但當一大坨粉紅上配上一隻隻的花蝴蝶,就會讓人有種眼花撩亂的感覺。碩大的牡丹嬌豔四射,散發出花王般強勁的氣魄,但是當它被別在流線型的鯊魚頭上時,就會有種英雄氣短的感覺。

〝忽有龐然大物,拔山倒樹而來!〞

虎背熊腰的身軀踏著輕巧的粉紅色NB球鞋,手中捻著一條印著粉紅小花的小方巾,絳色的雙唇微啟,發出「唉呦~」的粗沉嬌嗔!

「娘,她不是…不是…不是吧?」

「她喔!她是阿!很有名耶!」

欲哭無淚、生不如死,是我當下唯一的感受,跟我相親的越南新娘少說也大我幾十來歲,娘不會強迫我跟他結婚,然後讓他老蚌生珠吧!

「X!我不要!」我在心裡吶喊著。

雞腩佛噗滋一聲隨著我的咬下而溢出,而那坨粉紅也在此時踏進了自家的門檻。

「唉呦~唉呦~唉呦~好帥喔!」大粉紅用著很不協調的低沉嗓音裝嗲。

「來啦!坐啦!」娘邊說邊拉開長型板凳讓大粉紅坐在我的正對面。

「謝謝!唉呦~是雞腩佛耶!我最愛最愛吃雞腩佛了!」大粉紅露出一副獅子看到獵物的飢渴表情!

耳邊傳來一陣一陣噗滋聲,讓我看的心驚膽跳,覺得下面涼涼的,而那一聲聲的爆破更是讓我驚恐萬分!

沒幾分鐘,整盤麻油雞腩佛就被一掃而空,而大粉紅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盯著我猛瞧,而我也隨著大粉紅的飢渴眼神雙手自動的下移,護住那僅存的脆弱!

「你~(長長的飽嗝混合著濃重的麻油味!)好!我叫小粉紅,叫我小粉就好了!」

入腹的雞腩佛差點全部反芻,太恐怖了,我一定是在作夢,我不要跟他相親,我不要我不要,小粉小粉,感覺好像在稱讚穿著比基尼的變性阿諾史瓦辛格好漂亮!

「娘,她是你找來的越南新娘嗎?我要退貨!」把娘拉到一旁,小聲的在他耳邊murmur。

「什麼越南新娘,她是鎮上最有名的紅娘小粉吶!」

我無言!

看著小粉,突然有種解脫的快感,老天保佑,平常多捐發票果然有用!


說這時那時快,小粉從粉紅色頑皮豹刷圖的包包裡拿出了厚厚的一疊照片來,一張一張向排七一樣,展示在桌子上。

「這是蔡式清水,那是陳式紅蘭,這個是范式紅琛……」

小粉此時戴著粉紅色鏡框的眼鏡,眼鏡後露出犀利的目光細數著每一張照片

我看的呆了,我的媽,也太多了吧!這一張一張的照片,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清純,也很「純樸」,但是臉上的五官組合就是一副「Made In Vietnam」!

第五章編輯

隨便將照片掃過,我又開始不太耐煩的吃著我的飯,雖然已經飽到我的咽喉了,但總比加入她們的行列好多了。「寧願撐死,也不願被煩死」,努力揮動著雙筷,把焦點放在眼前的食物,試著把模糊旁邊那兩位的焦點,但我終究是失敗了,即使有抱著撐死的決心,還是敵不過這兩位女中豪傑,硬是活生生拉我過去再看那些照片,機哩呱啦扯了一堆,小粉那張嘴舌燦蓮花,把一張照片都講得好像非選不可的樣子,什麼這張臉圓圓帶有福相、這張跟你有夫妻臉、這張鼻孔大會吸財、耳朵大可以搧風、嘴巴大可以吃四方,死得講得像活得;黑得也可以變成白的,媽呀~~

「不錯不錯,這張也不錯」 我娘則在一旁幫腔做勢,變得一副像是小粉請來的副手。

在她們猛烈的攻擊之下,人在此況下不得不低頭,只好乖乖地挑選照片,眼睛是有在看照片,可是內心根本無心去挑選,又不是台灣的女生都死光光了,為何非得要我娶越南新娘,重點那些根本不是我的菜,我食不下嚥阿。何必要去找外國貨,愛用國貨比較好啦,如果大家都去找越南新娘,萬一本國貨滯銷可怎麼辦才好呢!況且我又不差,看看我,該有的都有,是會差到哪裡去阿,什麼貨我買不到,只是看我想不想買而已。

不管了,我堂堂正正五尺的男子漢,怎麼能輕易地隨隨便便受她們隨意擺佈,人生是我的,我要怎麼過由我自己決定,至於要買哪一國貨,當然是Up to me囉~ 絕不會是Up to them!

「喜歡哪一個阿?跟娘說說阿…」

「挑那麼久,是都不滿意嗎?還是還是…你對我小粉有興趣?可惜你太晚出生了~孩子看開點吧,出生的早晚不是人可以決定的!」小粉露出有點嬌羞的女人味還喀喀的笑著。

我哩勒,她媽除了把她生成那副長相之外,還順便免費附贈她無與倫比的信心阿,這就算了,那副害羞嬌嗔的嘴臉,害我快變成跟牛一樣不停反芻我胃裡的食物。

「沒有啦,不是這樣的,我是突然想到我有東西沒買」我已經衝到門口了。

「那麼晚了,是要買啥碗糕?」我媽大喊,急忙要出來逮住我。 「你不是要我去買衛生棉,家裡不是沒了。」

「死小孩,我早就停經啦。」

「不用擔心,我再Call它來,安啦。」說完馬上拔腳就跑,絕不回頭,離開這是非之地。我知道我這一逃,只是逃的了一時,逃不了一世,但就算只有一時也好,不逃我想我就活不了一世啦。


歡迎你來接龍!

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!


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。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,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。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,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隨機Wik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