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革努牛上一朵花

革命時代妖獸立志傳/二章 森林

< 革命時代妖獸立志傳

100個維基
頁面
增加新頁面
討論0 分享

1 安心編輯

從樂普對卞牟做最後一擊的地方再走五百步,就會再度陷入結界形成的迷路。「五音陣」的裂縫,到此為止。

楊徹聳肩說:「咦,不能再深入了。」

樂普沒有回應。

楊徹轉過頭來,笑了笑說:「你要回到郃珠裡嗎?」

「郃珠」就是楊徹右耳鐵環裡的那顆琥珀,那鐵環則名為「晃環」。郃珠不但能安置馴服的妖獸,待在裡頭的妖獸,還能夠修養療傷,而且如果日光夠烈,妖獸屬性又相合,晃環甚至能吸收日之精華,授予其中的妖獸。

樂普搖搖頭。雖然被馴服之後,終究逃不過被豢養、被使喚的命運,但是能躲過一時,總是想自欺久一點。

「不勉強。」楊徹走到一棵樟樹下,摸著粗糙的樹皮,說:「這裡可真是什麼樹都有呢。」

樂普擺著四足,垂著尾巴,無精打采的立在楊徹身邊,不發一語。

「你,真沒精神。唉!你的心如此不安,連帶影響到我的思緒。別忘了,馴服你,我的一部份等於是給了你。」楊徹把手搭上樂普的肩上,「你可以離開一下。」

「啊?」樂普對這句話一時理解不過來。

「你可以先離開。畢竟,不能讓你安下心來,是我的無能,我不能安撫你。在你回來之前,我不會給予你命令,更不會召回你。」

樂普有些不知所措。

「不過,當然啦,我們已經是定下契約的伙伴了,這個關係是不會消失的。」

「我…」樂普決定說出心事,「我想練成『人化之術』。」

「喔?」

「但是,被馴服之後,就沒有希望了。」

「是嗎?」

「是。除了死亡之外,能夠阻斷人化之道的,就是被馴服。」

「我沒聽說過,我也不認為會這樣。馴化妖獸,對於各種術、法的習得,都只有更佳,不會更差。」

「『人化之術』不一樣。」

「嗯,我先告訴你我未來打算,你再決定怎麼做吧!」楊徹握住右拳,「我想變強!」

這句話,「我想變強」,在離開儒谷的時候,賴平也曾經對樂普說過。

「要變強的第一件事是進到這座森林的中心。我小時候聽祖父說過,在這座森林的中心處,有變強的秘密。然後,我會馴服更多妖獸,增加伙伴。如果這些都還不夠,我要渡過海洋,到烏出國去。」

「烏出國…」樂普用連自己都聽不見的聲音喃喃自語。

「我父親曾經到烏出國去,到那裡可以學到很多東西。我想馴化可能對你的人化之道造成什麼阻礙,但是我們可以一起到烏出國去找答案。」

「真的…」

「我需要你,」楊徹的口氣無比堅定,「你必須當我的伙伴。至於什麼阻礙,一定可以克服的!」

「可以克服…」

「沒錯!沒有什麼不能克服的。」

樂普點點頭,往後轉,走了幾步,回過頭,說:

「我去探探路。」

2 術法技學編輯

一千八百年前,有一位號為「最智」的哲人,將世間所有的知識和技術分成四類:術、法、技、學,稱為「四能」。

他死後,十二位弟子將他所有的學問集纂成一本名為《論》的書。在《論》中,對於四種知識技術的分類,有一句無人不知的話:

「術者,以巧;法者,以靈;技者,以力;學者,以智。」

過了九百年,一位被稱做「亞智」的著名學者,寫了《新論》,做了這樣的論述:

「所謂四能,非獨高妙超絕,亦有日日行之而不為奇者。」

《新論》用舉例的方式,對四能分別闡明:

術,最平常的是農家的「耕術」、廚子的「烹術」和木匠的「雕術」等,頗神奇的則是在戰場上屢見其功的「飛行之術」,最幻妙不可思議的,是人類的「馴獸之術」和妖獸的「人化之術」。

法,包含從孕婦常用的「安胎法」,到呼風喚雨的「喚晴雨法」。能夠運用萬物之靈、天地之氣的人,有的是鄉里之間處理疑難雜症的家婆,有的是行走江湖的術士與靈者,有的是廟堂之上為國運祈福的祭司,還有的是為人敬亦為人畏的法師。

技,從全國孩童及青年都習熟、每年都在祭典上競賽的「走技」、「躍技」、「擲球技」,到武者鬥於田野、戰士爭於沙場的「武技」,極盡凡體的潛能,衝破凡身的極限,以血肉向造物者爭榮。

學,最為五花八門,不但舉凡天文、地理、人事、物情,方方面面都無不有學者耗竭心思加以研究,且關於每一門術、法、技,都有相應的學問:「耕術」則有「耕術學」、「武技」則有「武技學」;而最為廣博的「四能學」,則被視為一切學問的根本。

3 日精之眼編輯

樂普四足搭在一棵糾結的松樹上。

闔上眼的時候,在某個方向,樂普會看到一道黃褐色的光芒。

「那就是對主人的感應吧?」

在黃褐光芒中,牠還看到有一個小小的白點。

「是卞牟嗎?」

突然,松樹搖動起來,樂普猛然張開眼,發現周圍樹木都晃得厲害。

一旦發生巨變,就想要衝回主人身邊,這樣的情緒,一股腦的佔據樂普的心中。

樂普馬上往來路飛奔,在樹與樹之間跳躍。偶爾閉起雙眼,確認黃色光芒的方向。不久,牠發現光芒中的白點開始移動。

「怎麼了?」

不停足的狂奔,總算趕到楊徹身邊,這時,楊徹正與三隻橐蜚對峙,地上則躺了兩隻。

樂普躍近其中一隻橐蜚,「金箍…」,右拳擊出,「…槌!」

那隻橐蜚被擊飛,撞向另一隻。兩隻橐蜚相撞那一剎那,樂普又跳了過來,「金箍…」,右手比出手刀姿態,「…槍!」手刀前刺,帶動一股凌厲的氣,像一枝長槍,直接貫穿了兩隻橐蜚。

同一時間,楊徹用手中短刀,輕鬆的解決最後一隻橐蜚。

「快!」楊徹打倒橐蜚,立刻發足跑向方才樂普看到的白點方向,「卞牟有危險了!剛才他似乎感應到馴獸者,自己衝出來,追上去。」

樂普同速跟上。

「這次不能再讓…」楊徹一邊跑,一邊用左手在持於左手的短刀上畫著符語。

卞牟不待主人自行出動對敵,再加上樂普受馴後心神不寧,「馴獸之術」似乎出了什麼問題,但是現在楊徹無暇顧及於此。

當楊徹和樂普趕到的時候,卞牟和一個蒙面黑衣人立在一塊周圍盡是盤根錯節榕樹的空地上。

比先前來得高大一點的卞牟,被賴平射傷的眼睛先是閉著,從眼瞼縫中透出一點光,然後,剎時睜開。那眼與原本迥然不同。原本卞牟的眼睛,與尋常牛目除了大了一些之外別無差別,但是現在這圓睜的獨眼,眼白透著彷彿青天的湛藍,而眼珠卻是赤焰般的橙色。

黑衣人看到卞牟援兵到來,冷笑一聲,左手貼出法印,右手持一柄短木杖,指向卞牟,「隱影!」地上的影子裡,出現一道更黑的影子,漲大起來,連人帶影包圍住,「刷」一聲,消失不見。

卞牟狂吼一聲,原本已經圓睜的獨眼睜得更開,左右望了一下,突然向左前方一顆榕樹衝去。隨著怒而威的吼聲,卞牟撞上榕樹,兩隻角淺沒入樹幹中。這時,在卞牟的頭頂和樹幹之間,現出一道影子,正是那個黑衣人,已經斷氣。

卞牟踏步一退,將兩角拔出樹幹。

「慢著!」

楊徹來不及阻止,那黑衣人的屍體一落地,就化成深紫色水,滲入沙土之中。

「算了,反正不用察看也知道那是官軍派來的人。」楊徹對著卞牟一笑,「雖然不令自行有些莽撞,但是你表現得很好。你的眼睛,日精之眼,看來是因為計蒙族的日屬靈力,加上晃環和郃珠,讓你因禍得福了!」

樂普和卞牟不由自主且不約而同的在楊徹面前屈膝。這是馴化妖獸在一段死鬥之後,對主人的動作。

「起來吧!以後不需要這樣了。」楊徹摸摸下巴,「現在官軍已經追到這裡來了,我們必須趕快完事,然後看看要去尋找父親還是直接到烏出國去。而且,這裡的秘密萬一被官軍發現,也是大患!」

樂普低語:「如果賴平…」

「是啊。如果你的同伴在,應該就很容易可以進去了。」

「可是…」

「放心!如果你可以說服你的同伴和我們暫時同行,我保證不會對牠用『馴獸之術』。」

樂普點點頭,又搖搖頭說:「但是不知道牠在哪裡。」

「找你那個同伴,遠比破解這個結界容易多了。」

4 聊天編輯

在柔和的黃褐光芒中,樂普與卞牟四足臥地。

「可不可以問你,你先前為什麼攻擊我和賴平?」

右長族一向以通妖獸各族族語聞名,即使是不曾會見的異族,也能在短時間內熟習該族族語。現在樂普與卞牟是同主妖獸,心靈本略能相通,所以樂普很快的便能夠與卞牟對話。

「我族是這座森林的守護妖獸,已經有三代了。」

「喔。那,我再問喔,」樂普搔搔腦袋,「聽說你們蜚族會帶來瘟疫,是真的嗎?」

「我族的確可以使用『瘟神法』,但是自從入居這座森林,就不曾使用,所以我也不會。」卞牟在地上磨了磨頭頂雙角,「聽說你們右長最善於人言、人立,最容易練成『人化之術』,對吧?」

「也稱不上『善於』、『最容易』什麼的。不過,你想要學『人化之術』,我可以把從我師傅天尾仙人那裡學來的東西教給你。」

「蜚族不可能人言、人立,更不用說人化了。」

「誰說的。就像人家都說被馴服的妖獸不可能練人化,但是主人要我不放棄,而且我也不準備放棄。」

「是嗎?那麼,如果可以,有勞你了。」

新連載編輯

楊徹繼續在「五音陣」裂縫盡頭處思考,卞牟在郃珠中修養,而樂普,在樹枝間跳躍,嘗試尋找賴平。

「喂!賴平!出來啊!」

「賴平!你在哪裡?!」

「賴平!你別賴皮了!」

「賴平!冏rz」

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!


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。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,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。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,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隨機Wiki